独行穿落叶,闲坐数流萤。

授权品牌卖家

  • 17236408

    总访问

  • 24388

    文章数量

云末加速器安卓版安卓苹果APP

无“限”流量访问,海量覆盖,支持加速各大国内网站影音app,超清4K视频播放无压力,给海外用户最优质的高速的体验。
立即下载

2020年成了影视行业一个尴尬的缓冲期。

在经历了天价片酬、商誉爆雷、泡沫稀释的“至暗时刻”之后,行业正步入理性回归的关键阶段,然而突如其来的“黑天鹅”事件让原本艰难的行业雪上加霜。就剧集创作见长的公司业绩来看,据镜像娱乐统计,2020年,电视剧公司能够实现净利润为正,已是一个不错的业绩表现。

根据目前公布的财报数据,华策影视、ST当代、ST鼎龙(原骅威文化)实现业绩扭亏为盈;上市后首发财报的力天影业、稻草熊影视实现小幅盈利,但整体盈利水平同比呈下滑趋势,后者降幅更是达到60%;华录百纳与上年同期的业绩几乎持平;唐德影视、欢瑞世纪、ST长城等亏损规模有所收窄,但持续亏损的的态势仍不乐观,其中欢瑞世纪的亏损额仍达到4亿元之多。

此外,易主后的慈文传媒迎来上市后首次亏损,亏损额预计达到2亿以上;发展走势越来越不明朗的新文化亏损幅度继续扩大,预计亏损额将达到12.5亿-17.5亿之间;抱紧腾讯“大腿“的新丽传媒则实现超4亿的净利润,尽管较上年同期下滑34.9%,但其盈利规模已经与位列首位的华策影视不相上下。

华策扭亏、新势力入场

打包预售、定向承制成趋势

2020年,随着影视行业逐渐复苏,越来越多的影视公司重启了上市的发展路线。其中,力天影业和稻草熊影视都已在港上市,并在首份财报中拿到净利润为正的业绩,前者达到7000万以上,后者则达到1800万左右。

与新势力的稳健路线相比,老牌影视公司中,华策影视是最先走出行业阴霾的公司之一。业绩预告数据显示,2020年,华策影视的预计净利润在3.75亿-4.25亿之间,在整个剧集市场都表现不俗。

不过,在这些公司的业绩表现背后,更值得关注的是,进入后疫情时代,剧集拍摄***期、公司现金流等的不确定性加剧,打包预售、定向承制正在成为影视公司更主流的剧集交易模式。

例如,华策影视曾在公告中披露,2020年7月底之前,包括《有翡》《你是我的城池营垒》《长歌行》《亲爱的,挚爱的》《我和我们在一起》《请和这样的我恋爱吧》在内的6部剧都已完成预售,累计销售金额为18.58亿元,交易方中覆盖到腾讯视频、爱奇艺、芒果TV等平台。

相似地,今年1月,基于《琉璃》的播出表现,欢瑞世纪将公司3部剧集打包卖给优酷,累计销售额为5.58亿;唐德影视也曾发布公告称,公司就一部古代传奇题材影视剧集,与企鹅影视签订《影视剧集定制合同》,涉及预算总额为3.6亿元 (其中包含唐德影视获取的承制费2500万元)。在此之前,双方已经通过定制模式合作过一部青春校园题材剧,涉及金额为4500万元。

此外,从慈文传媒的内容布局来看,中报数据显示,公司的不少剧集都已经确定了播出平台,其中不乏正在后期制作中、拍摄中的剧集,显然,预售和定制在业内的渗透已然颇深。

更重要的是,除了老牌影视公司,新势力也显现出对该模式的兴趣。稻草熊财报数据显示,2020年,公司来自定制剧的收入达到2.8亿以上,仅次于自制剧的收入。其中,于年度内交付的三部剧分别是为爱奇艺制作的《猎心者》《三嫁惹君心》,以及为腾讯视频制作的《我,喜欢你》。

相比之下,力天影业2020年贡献主要业绩的内容虽为买断剧,包括《我在北京等你》《冰糖炖雪梨》《幸福里的故事》首轮播映收入约2.2亿元,《安家》的多轮播映收入约5340万元。但是,在力天影业之后的布局规划中,自制剧正逐步站上更重要的位置,而伴随着自制剧开发,公司也将进一步探索定制模式和预售模式,行业未来的发展趋势已然逐步成型。

持续亏损、退市边缘

唐德、欢瑞、当代谋出路

业绩为正的影视公司尚能喘一口气,但持续亏损的公司仍然难以展眉。

目前,唐德影视已经进入持续亏损的第三个年头,欢瑞世纪也来到亏损的第二年,而当代东方、鼎龙文化被ST之后,已经游走在退市边缘,长城影视更是在前不久发布了拟退市的公告。影视行业发展至今,确实是“家家有本难念的经”。

唐德影视因《巴清传》的“一地鸡***”事件,几乎已是“一蹶不振”。此前,唐德曾在一份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的公告中,发布了一份剧集收益表,其中数据显示,2017年-2020年9月,唐德来自剧集销售的收益累计近10亿。

2017年

其中,《战时我们正年少》总收入1.13亿,《十年三月三十日》《长风破浪》《东宫》分别收入8391万、8373万、7998万。然而,这些收入也很难填补《巴清传》带来的损失,且不能维持公司正常的现金流运转。2020年下半年,唐德影视通过股权受让正式易主,浙***广播电视集团成为其新的实控人,也是从此时开始,唐德影视有了输血保障,才逐渐回到发展的正轨之上。

相比之下,欢瑞世纪似乎更难一些。2020年,由于年度内未有已成交的电视剧项目确认收入,欢瑞世纪仍然交出亏损4亿的财报数据。

业绩预告中,欢瑞提及对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约为2.3亿元,这部分坏账大概率为《天下长安》迟迟未能播出所致,这也是加剧欢瑞发展困境的一个重要原因。此外,欢瑞世纪一直以来的短板也并未得到解决,在业绩预告中,曾被欢瑞寄予厚望的艺人秦俊杰已经不在列,双方解约再度暴露了欢瑞留不住头部艺人的发展难题。

不过,亏损局面尚有转圜之机,被ST的公司则只能放手一搏。2020年,游走于退市边缘的ST当代实现扭亏为盈,且盈利规模预计在1.73亿-2.25亿之间。

根据业绩预告中的内容,ST当代扭亏有两个原因,一个是报告期内,公司共实现影视剧业务收入约1.9亿元(最终数据需以经审计的2020年年报为准),其中转让电视剧《邓丽君之我只在乎你》10%的投资份额收入7000万;转让《搜索连》版权费收入8000万;转让《生活万岁》《巅峰时代》播映权收入4000万。另一个是ST当代以1.6亿卖出河北当代,拿回一部分业绩补偿款。

需要注意的是,无论转让版权、播映权,还是剥离业务,目前来看都没有太强的可持续性,若无良性业务填补,预计公司未来业绩下滑是大概率事件。

稳定播出是关键

“副业”更比主业“香”

行业发展的集体困境,让越来越多的影视公司不得不走上易主的道路。除了唐德影视,慈文传媒、骅威文化、当代东方、华录百纳、新文化、中南文化等公司都在近两年选择易主,接盘方从国资到跨界资本,不一而足。

然而,从目前的发展来看,影视公司易主之后,真正让公司业绩实现明显转变的并不多。相比之下,早期抱上腾讯“大腿”的新丽传媒,受益于阅文集团“三驾马车”的发展模型,目前的盈利能力已然超过了不少上市公司。

究其根本,行业进入后疫情时代,实际上已经呈现出新的发展特点。从诸多公司易主,到剧集销售模式向预售、定制转变,再到新丽传媒走到行业前列,实际上都折射出后疫情时代下,稳定的播出渠道才是关键,它所对应的是可持续的、有保障的现金流。

当然,除了寻求更稳妥的发展路径之外,剧集公司还在不断拓宽业务渠道,甚至在一些已经易主的公司中,影视业务正变得越来越没有存在感。

前不久,华策公布了一份电影片单,未来不仅将布局“小说家”宇宙,还将自身的电视剧IP向电影方向延伸,比如《翻译官》《寻秦记》等。华策提出的目标是,在未来三年通过参与出品、发行30部+电影,实现票房突破100亿。可以看出,公司的内容核心正转变为电视剧+电影双线并行的新业务模型。

然而,ST长城在持续亏损的这几年,影视业务则逐渐被边缘化。2020年中报数据显示,报告期内公司影视业务收入为443.5万元,占比仅8.52%,而广告业务和实景娱乐则撑起公司近9成的业绩。

同样,新文化易主之后影视业务的发展也逐渐搁浅,公司的剧集项目《美人鱼》《天河传》、电影项目《美人鱼2》《轩辕剑》等迟迟未能推进。财报数据显示,截至2020年中期,新文化来自户外LED大屏广告的收入达到2亿元以上,而影视业务的收入贡献仅为1008万,对比明显。

骅威文化卖身ST鼎龙之后业绩扭亏,但根据业绩预告,2020年,拉动其业绩增长的分别是游戏和钛矿业务。

整体来看,影视行业正步入发展的关键阶段,行业集体的艰难时刻仍在继续。伴随着新势力入场、新发展模式形成,行业走过这一阶段后也将迎来新的蜕变。

镜像娱乐(ID:jingxiangyule)原创文章

标签

加速器

发布日期

2021年10月24日

阅读次数

708